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
一杯水,一支煙。 一些飄雨的日子,我常常一個人站在窗前以飛翔的感覺度過。 像今夜,窗外的雨滴不時地敲擊著玻璃,對面操場上的燈光漸次熄了,突然失去光亮的窗顯得格外漆黑,黑色的情緒洶湧而至。雙眸如踹急的水流無盡延伸,與細雨交流著思想,便有你的問候穿透今夜黑色的柵欄,叩我渾濁的心。 燈,沒有亮,我在黑色的房子裡打撈往日的纏綿,發霉的甜言,在沉澱的歲月中散發一縷慘淡的柔情,瘦弱的蜜語,殘喘著最後的氣息,撩撥起你那將要遺忘的真情。 一隻搖曳的風箏,漲滿我清幽的夢。 漲滿一種心情,漲滿天空,也漲滿千年不變的執著。 這時候,遙望城市的彼端,遠遠地有一縷清亮的聲音纏綿著,穿過颯颯而動的雨絲,輕牽我走進情感的家園,在生命的深處,湧動一股濕潤的感動。咫尺的你卻是我天涯的牽掛了。 多年來,流淌的時光沖淡了說不清的煩瑣,可總想期盼用自己的雙腳丈量心與心間的距離,蓄著濕漉漉的心緒,傾聽你青瓷般的淺笑。每每此時,便有一縷風吹燃昔日的情懷,一些揮之不去的霧靄朦朧我的視線,讓觸手可及的憂傷恍惚在遙遠的凝視裡,疊印在時空的岔路口,似少女堅挺的乳房守望一個豐滿的過程,聽大地的聲音,聽淡淡歌聲的破碎,潮濕的心兒驀然萌生了一種生命的憬悟,汩汩地漫過歲月的堤岸。那短暫的美,誰能找到來程歸路呢? 而此刻,斜斜的雨線細細地切割著夜的一切,穿過透明的玻璃世界,我看見一個忠實的屋簷下,站著一個忠實的等待,在無怨無悔中守望宿命中的緣,聆聽一種永恆的音韻。遙遠的夜幕,浸淫成一道沉思的風景,綻放遠古的濃郁,將飛奔的歲月凝固成歎息,而沉悶的心靈,惟有激越的詩句源源不斷地馱著我筆端流淌不息的靈感。於是,記憶輕牽我的手築巢,奔騰著漲滿這個梅雨的季節。 一溢,則不能盡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
一隻風箏最好由一雙手掌握,如果你心有旁騖,想讓這頭的風箏牽動另一端的兩雙手,可能要冒這樣的風險:一種可能是兩雙手用力不均,一不小心就會扯斷了線;另一種可能是兩雙手都放開,少了手的牽引,風箏也就沒了方向,結果都是“花自飄零水自流”。愛情的風箏要想飛得平衡,向來都要站在兩端的手和風箏共同經營。 別人的風箏再好,也是別人的,要專心放好你的風箏。看著天空五彩的風箏如亂花迷眼,手上使錯了力,你的風箏就會如蝴蝶斷翅,或似殘花墜地,或糾纏上別人的線,扯不清,也難理順了。愛情的互動性不容許你精神上走神、溜號。 放風箏之道當然得“一張一弛”,抓得太牢容易斷線,放得太鬆容易飛掉。愛戀不是佔有,是讓對方沐浴在自己的關懷中,沒有空間的愛情會窒息,綁住手腳的dance當然難以跳出動人的舞步。 不屬於你的風箏,你就要把這根線交給另一雙手。有時候,放棄並不是失去,它只是給彼此愛的機會,你沒有力量放飛的風箏拼了老命硬扛,不亞於自虐,儘管是被一隻花俏的風箏拖著,但對嬌喘不息、香汗淋漓的你,一定不是什麼好風景。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琴瑟和諧才能出佳音,還是別累著自己為好。 有些人是生來就愛自由的,於是掙斷了繩子,被風帶得遠遠的,但是,離開了繩子的風箏,很快就會摔得鼻青臉腫。相愛中要做一個惜福的人,回頭草就不好吃了,因為多數山頭很快就會被別人佔領,到時你哭得花枝亂顫也沒用,這種自由的快感不試也罷。 風箏不是放在家裡的觀賞品,只有放飛在空中,它才是風箏。放風箏享受的是過程,結果不是最重要的。放風箏的過程也是一個交流的過程。愛情只有不斷地有新鮮空氣才不會變質,你看到關在黑屋子裡的玫瑰開得如火如荼的嗎? 風箏可以飛的很高,愛情可以飄的很遠,愛上了風箏愛情的人,是不是注定要和痛苦相伴?如果愛情是牽著風箏的線,那麼風箏又是什麼? 天南地北的兩個人,在屬於他們的愛情天空裡,放著他們的風箏。他為了愛情付出,她為了愛情犧牲。兩個人在一起,就像是風箏遇上了風,飛的好高好高,即使飽含著相思的痛苦,那也是快樂的。他想念著她,她也思念著他,就這樣,距離產生出了美。讓風箏在愛情的天空裡翱翔。 風箏越飛越高,線斷了,屬於他們的風箏會隨風飄蕩。他們開始對他們的愛情有所懷疑。他付出了那麼多,就像是牽著風箏的線一樣,讓風箏可以飛的很高很高,可是如果斷了呢?那風箏將會不再屬於我了。他痛苦著…… 他會一直等我嗎?就像這線一樣,牢牢的牽著我,不會再去牽第二個風箏了嗎?她猶豫著……於是,屬於他們的風箏開始在空中打轉,搖搖欲墜…… 靠著電話,寫信這樣的方式過了若干年。這些年中,他奮鬥著他的事業,她努力的等他,在他們的世界裡有過痛苦,有過歡笑,有過猜疑,也有過淚水,但更多的是一種相互的包容和信任。他們相信著只要共同努力,他們的風箏一定可以在愛情的天空裡飛下去。等到他們再次相見的那一天,他們的愛情一定比現在更加成熟。 如果當初他們任憑風箏飛,那麼牽著風箏的線早已斷開;如果當初他們一直相互猜疑,沒有從痛苦中掙扎出來,那麼風箏也許早已墜地。愛情就如同放風箏一樣,時而放開,時而收緊。需要的是兩個人細心的經營。他們是用對愛情的堅持和對對方的信任去放著他們的愛情風箏。風箏愛情,究竟一個人是風箏,另一個人是牽著風箏的線,還是兩個人都是線,去放著屬於他們自己的風箏? 有一對母女朋友,母親快五十了,女兒二十八。雖然年齡不同,相同的是母女倆都離了婚。雖然兩人對待丈夫和家庭的態度不同,但結果卻是相同的——都是丈夫離她們而去。 父親做生意賺了大錢,而且生意越做越大。 俗話說:“男人有錢就變壞。”母親擔心男人禁不住花花世界的誘惑,想起朋友曾經說的“要想拴住男人的愛就要管住他的錢袋”,母親就開始對丈夫管得死死的,緊緊盯住他。一有什麼風吹草動,就如臨大敵,興師動眾。走在街上,如果發現做丈夫的偶爾看了別的女人一眼,就開始沒完沒了地盤查拷問。 一次在父親的公司,母親看到丈夫和一位女同事談笑風生,馬上面如土色,開始胡攪蠻纏,大肆吵鬧,如此這般,弄得父親疲於應付,更是心煩意亂。 一天,父親生病了,母親倒了杯開水,不小心倒得多了,端著滿滿的水走路時,極怕灑出來,沒想到,越是小心越是緊張,水還是晃了出來,不僅燙到了腳還打碎了杯子。 父親長久的積怨終於在那一刻化作一腔怒火,大發雷霆地吼她。母親亦不甘示弱,反唇相譏。於是,倆人互相唇槍舌劍,鬧得不可開交。丈夫最終忍無可忍,棄她而去。 ——太過於緊張,太在乎,太死心眼,往往會事與願違,越是愛他,害怕會失去他,就越要給他空間。因為這樣才不會令他窒息,如果死死看住他,早晚有一天他會離你而去。 女兒十歲時父母離異,父母失敗的婚姻沒有給她帶來啟示,反而讓她走向了另一個極端。 女兒長大後也結了婚,丈夫是個性格外向樂觀,熱情奔放的人。為了吸取母親的教訓,她從不過問丈夫的交際和工作。即便丈夫跟她說起,她也從不搭腔。她認為母親就是太愛管父親,所以把父親給逼走了。兒子出生後,她把所有的一切都傾注到兒子身上。就在這個時候,丈夫回家漸漸晚了。她毫無怨言地在客廳裡等他,開著燈熱好菜等他……丈夫開始徹夜不歸,雖然她心裡很不是滋味,但她還是忍著沒問丈夫……這樣過了一年,丈夫提出要跟她離婚。 “為什麼?”她極其驚訝了。 “不為什麼。我覺得我倆沒有感情。”丈夫很自然而然地說。 她不懂,為什麼自己從不管著丈夫,他也會對自己感到煩厭呢?她感到極其失落。 一天,帶著兒子來到郊外公園放風箏,幾個小孩圍了過來。兒子不斷地放著線,風箏在天空中越飛越高,孩童們大聲歡呼雀躍。風箏努力地往上飛,邊飄邊搖曳著,像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她抬頭仰望著,不時地為兒子歡呼幾句:放高點,再放高點…… 因為極力想讓風箏飛得更高,兒子手裡的線就拚命地放鬆……風箏飛得越高風力也就越大,不一會線“繃———”的一聲斷了,風箏最後栽倒在湖裡。 望著掉下來的風箏,兒子“哇———”的哭了,她的心猛地一陣顫抖,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經的婚姻。自己太過於放縱對方,給對方太多的自由,他才會飛得越來越高,飛得越來越遠,直到斷了線。霎時,她淚如雨下。 ——原來婚姻就如一杯水,不能倒得太滿,倒得太滿就會溢出;愛情就像放風箏,不能放得太高,放得太高就會斷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