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
一杯水,一支煙。 一些飄雨的日子,我常常一個人站在窗前以飛翔的感覺度過。 像今夜,窗外的雨滴不時地敲擊著玻璃,對面操場上的燈光漸次熄了,突然失去光亮的窗顯得格外漆黑,黑色的情緒洶湧而至。雙眸如踹急的水流無盡延伸,與細雨交流著思想,便有你的問候穿透今夜黑色的柵欄,叩我渾濁的心。 燈,沒有亮,我在黑色的房子裡打撈往日的纏綿,發霉的甜言,在沉澱的歲月中散發一縷慘淡的柔情,瘦弱的蜜語,殘喘著最後的氣息,撩撥起你那將要遺忘的真情。 一隻搖曳的風箏,漲滿我清幽的夢。 漲滿一種心情,漲滿天空,也漲滿千年不變的執著。 這時候,遙望城市的彼端,遠遠地有一縷清亮的聲音纏綿著,穿過颯颯而動的雨絲,輕牽我走進情感的家園,在生命的深處,湧動一股濕潤的感動。咫尺的你卻是我天涯的牽掛了。 多年來,流淌的時光沖淡了說不清的煩瑣,可總想期盼用自己的雙腳丈量心與心間的距離,蓄著濕漉漉的心緒,傾聽你青瓷般的淺笑。每每此時,便有一縷風吹燃昔日的情懷,一些揮之不去的霧靄朦朧我的視線,讓觸手可及的憂傷恍惚在遙遠的凝視裡,疊印在時空的岔路口,似少女堅挺的乳房守望一個豐滿的過程,聽大地的聲音,聽淡淡歌聲的破碎,潮濕的心兒驀然萌生了一種生命的憬悟,汩汩地漫過歲月的堤岸。那短暫的美,誰能找到來程歸路呢? 而此刻,斜斜的雨線細細地切割著夜的一切,穿過透明的玻璃世界,我看見一個忠實的屋簷下,站著一個忠實的等待,在無怨無悔中守望宿命中的緣,聆聽一種永恆的音韻。遙遠的夜幕,浸淫成一道沉思的風景,綻放遠古的濃郁,將飛奔的歲月凝固成歎息,而沉悶的心靈,惟有激越的詩句源源不斷地馱著我筆端流淌不息的靈感。於是,記憶輕牽我的手築巢,奔騰著漲滿這個梅雨的季節。 一溢,則不能盡。